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经略评论 | 荷兰大选,欧盟通过了一场小考

 

3月15日的荷兰大选结果,让亲欧盟人士松了一口气。这次大选投票率超过81%(五年前的大选最终投票率是74%),现任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中右翼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VVD)丢掉了9个席位,但仍获得了20%的选票,保持为议会第一大党。被称为“荷兰的特朗普”的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所领导的荷兰自由党增加了4个议席,但只获得13%选票,上台执政无望。 
 
t019130c9a2f53c02c5.jpg
 
欧盟通过了一场小考。2016年以来,欧盟处处不利,先是英国退欧,后又有意大利休宪公投失败和五星运动党的崛起,美国特朗普当选,对于欧盟一体化冷眼旁观乃至冷嘲热讽;2017年年初,欧盟各国的极右翼政党在德国召开了一次大会,出席的有法国国民阵线党首勒庞、德国新选择党主席佩特里、荷兰自由党领导人威尔德斯以及意大利的反欧党派“北方联盟”党首萨尔维尼等等,商议怎么相互支持,在各自国家上台掌权,最终拆分欧盟。如果极右翼在这次荷兰选举中上台执政,显然会对其他国家的极右翼疑欧势力起到极大的鼓励作用。好在这一结果并没有发生。  
 
那么,威尔德斯与他领导的自由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威尔德斯是2004年从首相吕特所在的自由民主人民党中分离出来的政治势力。在2001年911事件前后,威尔德斯就已经形成很强的反穆斯林立场。由于拒绝认同本党国会党团同意土耳其在符合一定条件下成为欧盟成员国的决议,威尔德斯干脆脱党,于2006年成立自由党,2010年还曾与自由民主人民党联合执政,但两年后因政策分歧而退出内阁。  
 
尽管被称为“荷兰的特朗普”,威尔德斯在经济政策上并不是特朗普式的美国右翼,他并不试图挑战荷兰的福利国家,甚至主张降低退休年龄。他的“右”主要体现在对待移民、难民与欧盟上。不过,威尔德斯自己拥有印尼血统,他的妻子是一个匈牙利犹太人,他也曾经将一名华人吸纳到自己的团队里,因此很难将其立场概括为一概排外。威尔德斯主张的,实际上是限制移民和收紧难民政策,并主张荷兰退出欧盟。
 
t018b21569a17d47fc8.jpg
 
威尔德斯政治姿态中最激进的部分,是对伊斯兰教的反对。其身边人称他是在以色列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变得如此激烈地反伊斯兰。威尔德斯称“伊斯兰是放在欧洲的特洛伊木马”,主张关闭所有清真寺和穆斯林学校,禁止《古兰经》,停止输入来自穆斯林国家的难民和移民。根据美国研究机构Pew Research的数据,荷兰人口中穆斯林比例大概是6%。由于近年来荷兰的新移民主要是穆斯林,威尔德斯的反伊斯兰姿态,也就会被其反对者解释为一种排外姿态。
 
那么,这次威尔德斯何以无法获得执政地位呢?两个方面的因素起到了重要作用。一是荷兰的经济已走出低谷,呈现出向好态势;第二是其他政党开始唱威尔德斯的戏,从而稀释了他的独特性。 
 
克林顿曾有一句名言:“笨蛋,问题在经济!”美国政治学界普遍将经济状况作为预测总统大选结果的核心因素。荷兰的选举制度不同于美国,但经济对于选举的重要性仍是不言而喻的。 就在3月14日,选举前一天,荷兰国家统计局放出了经济数字: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为2.1%,是9年来最高;出口上升,失业率从5.8%下降至5.5%,工资上升,通胀率低,民众消费意愿强劲。一般来说,当经济状况不佳的时候,社会下层民众就会有比较大的怨气,这时候将原因归结为外来人口抢了本地人工作,也就会有比较多的人相信。但现在既然经济状况不错,这样解释,可信度就大大降低了。 
 
值得一提的是,荷兰是欧盟成员国中仅次于德国的出口大国,GDP三成以上是商品与服务的出口。出口产品中,第一是机械和零部件,第二是天然气,第三是郁金香和球茎等。而且,荷兰的商品和服务主要出口对象就是其他欧盟国家,其中对德国的出口金额达到880亿欧元。在这种情况之下,荷兰退出欧盟,在经济上等于自杀行为,这一点上与许多经济深受德国打压的南欧国家非常不同。 
 
t01eee2da3bc4c9cd4b.jpg
 
第二个原因是,荷兰的右翼政党在一些重要议题上受到了威尔德斯的影响,开始接过威尔德斯的某些姿态。首相吕特在1月的一份公开信中提出警告,称有些移民行为不端,而“不尊重荷兰价值观习俗的人”应该离开荷兰。这让一些荷兰民权组织产生“这听起来就像自由党的腔调”的观感。《纽约时报》评论称,这就像是从“特朗普竞选手册”抄来的。
 
在最近的荷兰-土耳其骂战中,威尔德斯也没有占着多少便宜。就在本月中旬,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到荷兰为下月的修宪公投拉票,荷兰以“安全考虑”为由拒绝其飞机降落,同时拒绝土耳其家庭和社会政策部长进入土耳其驻鹿特丹大使馆,引发了土耳其十分激烈的反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怒斥荷兰是“纳粹残余和法西斯主义者”。一些评论家认为这简直是威尔德斯的神助攻。但在这个关头,荷兰的各个政党都采取了强硬的姿态,首相吕特未对土耳其让步,但也没采取过火的姿态。威尔德斯在3月13日的政策辩论中称荷兰应该将土耳其大使驱逐出境,吕特回应:“这就是坐在沙发上发推特与治理国家的区别。如果你在治理这个国家,你就得做明智的决定,而驱逐大使是不明智的。”这给选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然威尔德斯没有当上班长,但他是那个将所有竞选的同学们都“带坏”了的那个小朋友。参选的各党都不得不对威尔德斯的政纲作出回应,而右翼政党更是大量吸纳了他的主张。吕特再次当上了班长,这已经是一个吸纳了部分威尔德斯主张的吕特,而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吕特。因此,威尔德斯输了吗?从形式意义上说,也许是的。但从实质意义上说,他已经成功地设置了移民融合、“荷兰价值观”等政治议题,这已经是很大的成功。
 
t011b9651deb1cee8bf.png
 
欧盟现在也许可以暂时喘一口气,但神经仍然无法真正放松。如果这场大选碰巧赶上荷兰经济状况恶化的时候,其结果又将如何呢?在其他一系列经济状况恶化的欧盟成员国,其他政党能够压制住极右翼政党吗?还有许多生死攸关的考试在前面,而欧盟的政治家们可做的事情的并不多。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