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方瑞 | 实在的特朗普,伪善的欧盟

 

发生恐怖袭击的时候,往往是考验人品的时候。2014年昆明发生惊人的恐袭事件之时,一批欧洲媒体玩弄春秋笔法,不谴责恐怖袭击也就算了,还要谈什么“民族冲突”,给中国民众留下了“人品极坏”的印象。

 

新的考验时刻又来了。当地时间4月3日,俄罗斯圣彼得堡两个地铁站发生爆炸,导致11人死亡,51人受伤。美国政府很快做出反应。当日,美国务院发言人托纳代表美国政府声明谴责针对圣彼得堡地铁乘客的袭击事件,向遇难者致以最深切的哀悼,并为伤者和俄罗斯人民祈祷。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致电俄罗斯总统普京,向圣彼得堡地铁爆炸案遇难者的亲属致以慰问。网友纷纷评论:这是真爱。

 

欧盟的表现其实也没有太失礼。4月3日,欧盟国家外长在卢森堡举行会晤,欧盟安全和外交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以及英国、德国、法国外长对俄罗斯人民表示哀悼和慰问。不过,进一步的待遇是没有的:法国埃菲尔铁塔没有为俄罗斯遇难者灭灯,德国勃兰登堡门也没有放俄罗斯国旗的投影,按照惯例,第一夜没有,之后也就不会有——当然,这比欧盟大国当年给中国的待遇已经好很多了。

 

中俄两国之所以不受埃菲尔铁塔和勃兰登堡门的待见,那自然是跟这两国的“体制”不够“民主”有关。不过,尴尬的是,埃菲尔铁塔和勃兰登堡门2016年为了土耳其的恐袭搞过活动,向土耳其人民致以慰问。但了解国际政治的人都知道,艾尔多安统治下的土耳其,又比俄罗斯“民主”到哪里去呢?但是,土耳其有伤害欧盟的能力——它手里掌握着进入欧洲的难民潮的阀门,只要一打开这个阀门,欧盟就吃不了兜着走。既然有求于人,欧盟在土耳其的“体制”问题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哪怕这让它自己的原则看起来有点尴尬。

 

这个向普京发出慰问的欧盟外长会议同时也制造了另外一个新的话题。德国外长加布里尔对叙利亚问题表态,反对"只是集中精力打击恐怖主义和伊斯兰国"发出警告。他说:"这样的事情不能发生:一个所谓的独裁者,在该地区犯下可怕的罪行,但是长远来看却毫发无损。" 也就是说,阿萨德应当下台。许多欧盟外长都做出了与德国外长类似的表态。

 

那么,究竟是谁"只是集中精力打击恐怖主义和伊斯兰国"?很有意思,就是美国的特朗普总统。特朗普政府最近改变了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重点强调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而不再将叙利亚政权更迭作为优先考虑。阿萨德民主不民主,特朗普表示自己并不怎么在乎。  

 

那么,阿萨德下不下台,跟欧盟究竟有多少利益关系。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欧盟在这个事情中并没有多少直接利益,至少比在利比亚问题上的利益要间接得多。当然,叙利亚战火纷飞的时候,大批难民涌入欧盟,让欧盟头痛了一阵。但是,战争只有一方是打不起来的,没有西方支持的那些跟ISIS眉来眼去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这场仗也不至于打得这么惨烈。现在特朗普都反应过来了,最大的敌人应该是ISIS,而不是阿萨德,但欧盟还在那里摆出一副“反独裁”、“为民请命”的架势,这到底是在坚持什么东西?  

 

这两件事情牵扯出本文的标题:实在的特朗普,伪善的欧盟。特朗普之前的奥巴马-希拉里政府和欧盟一样伪善,但是房地产商特朗普上台之后,差不多放弃了以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为标志来划分敌友,回到了一种朴素的生存论,以之为基础来判断自己的敌友。而欧盟仍然习惯于奥巴马-希拉里政府的作派,对于特朗普的大转折深感不安。在对俄罗斯以及叙利亚等问题上,双方的表态出现了裂痕。

 

国际政治中区分敌友是每天发生的事情,但特朗普的区分敌友的方法与欧盟坚持的区分敌友方法,到底有什么区别呢?简单地说,欧盟在很大程度上仍以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为标尺划分敌友,而它所划分出来的“敌人”,从根本上被它视为“罪人”;但特朗普从朴素的生存论出发的敌友划分,是把威胁到自己生存的人视为“敌人”,但“敌人”不必是道德上低劣的,也就是说,未必是“罪人”。“罪人”要“悔罪”才能变成好人,既然“悔罪”是很难的,所以罪人只能被消灭或者钳制。但是特朗普完全和对自己有威胁的敌人做交易,可以减少敌人对自己的威胁,但不必要消灭它。

 

特朗普甚至不认为美国在道德上就是高尚的。在2月初接受一档电视节目采访时,他公开说,自己尊敬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当主持人用“杀人犯”一词形容普京时,特朗普反问,“难道我们的国家就清白吗”? 这句话让许多重视美国“软实力”的人十分沮丧 ——一个总统居然不认为自己的国家是道德上高尚的,不把敌人看作罪人,这难道不正是对美国多年宣传的价值观的最大破坏吗?

 

但是,对不起,约瑟夫·奈这些人看重的“软实力”,特朗普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为了维系这些“软实力”要烧多少钱,而美国现在已经没有多少钱可以烧下去了。那就撕下假面,回归一种诚实的生存论吧,至少它可以让大家更诚实地面对美国内外的一系列问题。在刚刚提出不久的预算案中,特朗普大刀阔斧地砍掉了一堆支持NGO的资金,而这些资金原本是被用来打造美国形象和搞颜色革命的。

 

但欧盟还在继续着这种自我标榜道德高地,将“敌人”贬为“罪人”的做法。“双重标准”,是这种做法带来的必然结果。欧盟可以在道德上继续贬低中俄,但是,当它有求于土耳其时,它不得不给土耳其“放水”,仿佛它在道德上比中俄两国高得多。这种生存论上的困境,很快就让人看出其伪善的一面。

 

更滑稽的事情是,欧盟有求于土耳其的事情,却又跟它长期标榜的道德形象相关。因为标榜“吊民伐罪”,欧盟坚持推翻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于是叙利亚战争愈演愈烈,大批难民涌入欧盟。接收难民正体现欧盟所标榜的人权观念,尽管默克尔这样的政客本来就知道大批难民的涌入会造成可怕的社会结果,但非常在乎自己的名声,不敢关闭国门,最后干脆敞开大门收难民。等到一百多万难民在欧盟内部造成了种种问题,欧盟各国相互指责,默克尔才跑去找土耳其求助,希望土耳其控制难民潮的阀门。收难民这种最有利于标榜人权的好事,难道不应该做到底吗?做了一半又不做了,你让吃瓜群众相信欧盟对人权有诚心呢,还是只是拉大旗作虎皮而已?

 

最后,在收难民这个事情上,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盟建制派政客也没捞到多少好处:他们没得着诺贝尔和平奖;难民涌入带来的社会治安恶化、税收增加、文化冲突等等问题已经在发酵之中,一系列极右翼政党的民众支持率上升,最后也成功迫使本国的领导人收紧移民政策;而那些满心欢喜来到欧盟谋生活的真难民和假难民,发现他们正在面临着一个越来越不友好的环境,许多人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变得满腹牢骚,并不感谢接待自己的东道主。

 

至于中国,成功地向德国输出了公知艾未未。艾未未左一个展览,右一个新闻发布会,指责欧盟亏待难民,在人权问题上不负责任,这让很多欧盟人士心里憋得慌。要忍吧,辛辛苦苦干了这么接待和安置难民的活,花了纳税人那么多真金白银,最后还被一个中国公知说侵犯人权,怎么忍得下去?要发作吧,人家艾未未用的就是你欧盟自己的话语,你总不能说自己过去说的话都不算话吧?

 

怪谁呢?要怪的话,大概只能怪欧盟建制派政客自己的伪善加不负责任。要说伪善,特朗普之前的N届美国政府都很伪善,但是伪善的修辞从来不妨碍美国的总统们采取事实上“美国优先”的策略。而欧盟的政客们却被这套伪善的修辞套牢了,很多时候宁可牺牲本国人民的利益,也要保全自己作为卫道士的名声。美国的伪善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自肥的,而欧盟建制派政客的伪善对欧盟来说,却经常是损人不利己的。

 

那么,我们是要鼓励欧盟抛弃“伪善”,成为像特朗普那样的“真小人”吗? 遗憾的是,欧盟甚至连成为“真小人”的能力都没有。这么多年来,布鲁塞尔就是靠着反复强调一些所谓的共同价值观,硬是把一堆心怀鬼胎的成员国捏在一起。如果布鲁塞尔不讲这些价值观,而是直接提出做“真小人”,各个成员国在做“真小人”方面,会比布鲁塞尔走得更远,只不过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拆解欧盟。

 

欧盟就是一个悲剧,它连“自私”的能力都不完整。因为“自私”的前提是有“自”,而欧盟的“自”,却是模糊的,游移不定的。它的伪善基于为自己+1s的必要。对于世界上其他大国来说,有这样一个满脑子自恋的想法、却对他人造不成实质危害的生意伙伴的存在,是人世间的一件大好事,至少比满世界都是真小人更好。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