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白钢 | 中国金融工作也要讲党性

中国金融工作也要讲党性 

 

文|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

 

编者按

 

2017年7月14-15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明确了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决定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并强化了央行在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方面的职责。这个会议的召开,体现了“党管金融”的原则。那么,怎么理解“党管金融”呢?2011年,复旦大学白钢副教授曾发表一篇题为《中国金融工作也要讲党性》的文章,探讨了党与金融资本之间的关系。尽管该文当初所针对的具体问题已时过境迁,但所阐发的原理对于理解当下仍有意义。我们在此特意重新推送此文。感谢白钢老师的授权。 

 

金融1.jpg

 

国际板在今年年内推出的预期已经日渐明朗化。学界最忧虑的是国际板的创建会加速美元的循环,而美元的循环必然将中国的财富大量抽离出母体,进入到以美国为代表的经济体系当中,变为服务于美国利益。对于这样的忧虑,主流的反对意见认为,资本本身不具有这样的统一意志。我们不必担心带有统一性、服从整体战略部署的资本撤离。


资本纯粹只是遵循自我的逻辑吗?事实上,人类历史的发展从来不是这样的。资本逻辑从来不是单一的逻辑。尤其进入现代后,资本逻辑似乎在形式上取得对政治逻辑的优势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为资本逻辑对政治逻辑的某种表面的压倒性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所忧虑的,受到统一意志支配形成统一性战略部署和战略转移的资本运作趋势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现实的。对照曾经在东南亚、日本、阿根廷发生的金融-经济危机,对此便能有某种清晰的认识。


如果说中国现在面临的局势和当年东南亚以及日本、阿根廷有什么本质差异的话,那就在于那些共同体中缺乏一个类似于中国共产党这样具有统一政治意志的,可以对经济行为进行总体性干预的、作为共同体之核心纽带的政治体。


中国共产党的存在,决定了中国的金融工作、经济工作不但要服从资本逻辑,更要服从政治逻辑;不但要讲资本性,更要讲党性。值得重视的是,过去较长时间以来,某些宣扬政党-国家去政治化,即放弃政治意志的言论广为传播,在社会上乃至党内造生了一定程度的思想混乱。这种言论的实质,是要将以整体国家-民族利益为旨归、不应带有任何自利动机的党降低为经济过程中的以自利为特征的“理性”博弈者。而丧失了统一政治意志的政党也就失去了它活的灵魂,事实上就取消自我存在的合理性。一旦这样的态势形成,最终的结果必定是由中国共产党奠造的政治共同体的共识的瓦解和实体的消亡。这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族而言,是绝不能承受的政治代价。


这种去政治化思维的现实基础在于形形色色的部门利益、条块利益、地方利益,它们严重地威胁危害着整体性的国家利益。用中国传统政治术语来分析,这些利益体也就是所谓的封建集团。封建集团的根本特征便是将自我集团所对应的利益视作是高于整体利益的,追求的是自我集团所对应的利益最大化。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将“反封建”与“反帝”并举作为最重要的革命对象,有着极深刻之历史合理性。当封建集团面对一个比它更高的整体利益时,天然倾向于和外来势力结成同盟,挟洋自重,不惜以牺牲整体利益以达到自我利益的最大化。这种内部封建集团与外来势力结成的利益共同体,在中国当前金融领域体现得特别充分,必须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由于作为整体的行政系统现在天然地倾向于遵循资本逻辑,为了保证金融以及整体国家经济战略的独立性,使之服从、服务于整个政治共同体的整体、长远利益,应将金融战略、经济战略以及更高的国家战略从行政部门当中抽离出来,设立一个跟中央军事委员会类似的中央经济金融委员会。这一委员会应由党的最高负责人直接组织、领导,而非任何行政系统的下属单位。这样才能够保证在决策设计上真正体现党的政治意志、政治品质、政治理想与政治主体性。


这意味着,旗帜鲜明地确立政治原则相对经济原则的优先地位与主导作用,将资本逻辑纳入政治逻辑的统摄之下,确保资本的逐利性不会冲击、动摇、瓦解政治共同体的存在与共识,使其有效地服务于政治共同体生存发展、长治久安的整体目标。

 

注:原载《环球时报》2011年06月20日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