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林梓|退群!退群!MAGA永远在路上?

 

退群!退群!MAGA永远在路上?
 
林梓
经略研究院研究助理
导言
 
如果川普政府迟迟拿不出政绩,如果当初承诺的立法一个都通不过,这就很尴尬了。相比面对国内事务的一团乱麻,在国际上捏软柿子就容易的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是这样一个教科书式的软柿子。捏了这个软柿子,中期选举的时候就可以向选民解释:至少我试过了,MAGA永远在路上!
 
 
退群.jpg
                                         
10月12日,美国国务院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出正式通告,宣布正式退出组织。美国的正式席位将会保留到2018年12月31日,然后以观察员的身份继续列席会议,只是不能投票了。
 
美国人的理由是这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啊,不服从美国的号令,反犹、反以色列,不能忍。因此组织需要深度改革。
 
所谓反犹一事,具体是指今年7月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决议宣布将以色列的历史城市希伯伦旧城,包括城中心的以色列历史遗迹列祖之墓(Tomb of the Patriarchs)被收入世界遗产名录,但是属于巴勒斯坦。
 
某建筑.jpg
 
联合国的决议都是投票表决的,然而以色列的朋友圈不是很广,所以输掉了投票。以色列当时怒不可遏,表示这届教科文组织不行,并扬言中断合作。一向支持以色列的美国也表示不满。这件事情成为美国退群的导火索。
 
美国政府的决定很快得到以色列的点赞,该国驻联合国代表达恩那·达农(Danny Danon)称这是教科文组织的“转折点”,他说:“对于联合国来说,今天是新的一天,歧视以色列会付出代价。美国跟以色列站在一起,是真正在联合国引领变革的领袖。我们两国间的联合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密。”
 
说起来,美国拖欠教科文组织的会费,也跟以色列有关。按照规定,美国承担大概22%的预算,每年要上交接近8000万美元。2011年,教科文组织接受巴勒斯坦作为成员国,也就是承认了巴勒斯坦的国家地位,激怒了以色列。美国政府以此为理由停止上缴会费,直到现在拖欠的金额已经超过5亿美元,到明年正式退出的时候,会达到6亿美元。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很快就在组织的官网上发了一篇长文,一方面表示遗憾,一方面也驳斥美国的说法。声明中说,教科文组织一向是支持以色列的,事实上,该组织目前有犹太大屠杀教育计划,这让它成为目前唯一把纪念二战犹太人的遭遇放在自己议程里的国际组织。更有意思的是,博科娃反复强调教科文组织和美国政府、民间机构的广泛合作,事实上该组织正是美国人帮助建立的,宪章的首行来自美国外交家阿契博德·麦克利什(Archibald MacLeish ):“因为战争来源于人们的思想,所以必须在人们的头脑中构建起守卫和平的理念。”
 
一句话:我们明明很努力地在听你美国的话好么。然而美国还是退群了,因为认为组织对巴勒斯坦有偏袒。1984年,美国就退出过一次教科文组织,当时的理由是组织偏袒苏联。从这里面可以窥探到美国对联合国机构的真实想法:美国需要的是完全听自己话的国际机构,而不是忠于某些原则或者理想的国际机构,即使这些原则或者理想是美国自己定的。
 
特朗普1.jpg
 
可以,这很美国,也很川普。所以事情出来的时候,笔者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甚至觉得意料之中。事实上,以色列问题和国际组织不听话都只是美国退群的因素,但是事件还是要放到川普上台以来美国从国际事务中抽身的大环境中来看。
 
川普还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就多次批判美国政府胳膊肘往外拐,把纳税人的钱交给这类国际组织(虽然当时已经停止缴纳会费了),而不计算成本和回报。在3月份的预算草案中,川普就明白表示要“减少对联合国及其附属机构的资助”。昨天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事情落实了而已,不然如何实现美利坚的伟大复兴(MAGA)?
 
5亿美元(到明年年末就是6亿美元)这个数目,看起来并不大,但是考虑到今年的预算状况,可以理解为什么川普要锱铢必较。别的不说,光是在国防预算上面美国就已经放飞自我了。在3月份的预算案中,川普提出的计划是FY2018支出6390亿美元。这已经比FY2017高出540亿美元,然而美军各军种觉得不够,在过后的几个月陆陆续续向国会申请追加。
 
9月18日,美国参议院以89票赞成的压倒性优势通过国防授权法案。这只是授权法案,预算还需要单独通过,不过这个时候总额已经涨到了接近7000亿美元。从今年到2020年代初期的几年对美军十分关键,因为“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等现役主战装备会在下一个十年开始陆续退役,急需替代装备。滨海战斗舰基本上成咸鱼了,需要研发下一代远洋护卫舰。就连陆军马鹿们也在嚷嚷着5.56mm口径步枪不好使,要换新枪。9月21日,美国海军向通用电气公司签订高达50亿美元的合同,用于“俄亥俄”级的下一级潜艇“哥伦比亚”的研发工作。
 
美国潜艇.jpg
 
总之,替代装备必须加紧研发,这些都要钱。钱从哪来呢?自然就从国际组织的会费里省出来。再说了,你们也不完全听川皇的话不是么?退了教科文组织省下6个亿,再多退几个, “哥伦比亚”级不就有了。美国全球霸权的硬实力基础是美国军队,特别是海军。要是投入不够,海军就只能少采购几条“福特”级、“哥伦比亚”级,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加入教科文组织这类国际组织,对美国的软实力建设和扩展是有帮助的。现在美国的软实力建设和硬实力建设相冲突了。一方面要扩大所谓“国际影响”,就需要经费,而经济危机过后还没有完全复苏的美国,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另一方面,川普发现这些钱投进去了见不到好处,达不到预期效果,那就对不起了。
 
这个逻辑和美国1984年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时的逻辑也是一致的。当时美国饱受通货膨胀、经济停滞的困扰,而又面对和苏联争霸的压力。正是在1983年,前总统里根提出了“战略防御计划”(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也就是人们熟知的“星球大战计划”。从不必要参加的国际组织中抽身以节省开支,对于美国恢复实力是有帮助的。2003年,经历了10多年经济繁荣后的美国又回到了教科文组织。
 
美国媒体在哀叹,这会导致全球影响力的降低啊。关于美国的所谓国际影响力,可以借用一下意大利思想家葛兰西关于“霸权”(hegemony)的看法。在他看来,霸权包含了强力和同意两个维度。两者不是对立的关系。霸权的统治自然是以强制力做基础,但是要保证江山永固,就需要将自己的“世界观”(意识形态)传播出去以“赢得”赞同。
 
特朗普.jpg
 
一句话,一个合格的群主,是需要经常在群里发红包的,不然就没人跟你混了。然而川普目前的做法是,不但不发红包,而且还经常搞“群收款”。这也不是今年川普第一次这么干。6月1日,川普宣布不再支持《巴黎协定》,这个气候协定是前总统奥观海亲自签署的,墨迹都还没干。美国从此不搞环保了?非也,川普说了,环保政策还是需要的,但是如果需要承担国际义务,影响了美国人的就业,那就对不起了。毕竟自己是3.5亿人吃饭问题的总负责人。
 
也是基于同样“少担责任,多拿好处”的逻辑,川普在6月25日参加北约峰会上,特别强调盟友们要补足所欠军费,毕竟不能再让美国人为欧洲人的防务买单。而且欧洲国家增加军费,就意味着采购更多的装备。欧洲自己已经没有完备的军工体系了,采购军备自然首先选择美国的军火商(而且北约自有标准在此)。对于美国的硬实力基础,川普的基本盘军工产业,这又是一大利好。
 
特朗普与默克尔.jpg
 
不得不说,川普这波操作时间点掐得有点好。如今距离川普当选就要满1年了,距离川普上台也大半年了。川普在台下曾夸下海口,要废除奥巴马医保、改革税务制度、限制移民、修建美墨边境墙,等等等等。可是上了台却发现队伍不好带,迟迟出不了成果。那么退出教科文组织也算得上一点微小的贡献了。
 
比如废除奥巴马时期的《平价医保法案》一事,可以说是川普政府的头等大事。但是随着9月末麦凯恩等共和党大佬的“叛变”,川普的立法计划再一次搁浅。10月7日,川普表示要面对你们这帮共和党我的心好累,我现在去找民主党谈行不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墨表示,你要改进奥巴马医保,那可以商量,但是你要“取而代之”(repeal and replace),那就没得商量。
 
12日,川普忍无可忍,绕过国会,直接发布行政命令,停止联邦资金对奥观海医保法案中成本分摊的补贴。没想到这一波操作引发了群嘲,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墨称川普的决定很“可悲”,苏珊·科林斯(Susan Collins)等共和党参议员也公开表示反对。
 
特朗普2.jpg
 
明年2018年,是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年份。如果川普政府迟迟拿不出政绩,如果当初承诺的立法一个都通不过,这就很尴尬了。相比面对国内事务的一团乱麻,在国际上捏软柿子就容易的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是这样一个教科书式的软柿子。首先它隶属于联合国,捏一把足够显示自己有勇气。再次减少支持国际组织本来就列于川普的竞选承诺里面。虽然我推不动立法,但是我其他的诺言我还是可以兑现一二的啊。最后教科文组织还有“反以色列”这个台阶下,国内民众也不会说太多。中期选举的时候就可以向选民解释:至少我试过了,MAGA永远在路上!
 
如此“政令不出白宫”,表面上是不同派系的政治斗争,实际上反映了美国政治体制的碎片化在加剧,否决政体(vetocracy)的破坏作用越来越明显,资本统治集团不但内部不合,和民众的分歧也越来越大。因此,虽然美国一直实行在国外讨不到好处就缩回来的政策,而且至少上次执行地不错,但是这次能不能如愿MAGA就有问题了。毕竟MAGA路上最大的障碍不是苏联、不是巴勒斯坦,这次的敌人在硅谷、在华尔街,就在这国会山、甚至白宫里面。内部不能团结一致,甚至还在互相拆台,你要如何MAGA?
 
美国政治体制的碎片化局面,带来的一个结果是,其他国家的决策者不太容易搞得清楚美国到底谁能够说了算。按道理,川总是行政部门的首脑,他对于行政系统和军队是应该能够说了算的。但现在我们连这点都很难确定了,这就会给庙算带来一些不确定性。
 
特朗普3.jpg
 
那就只能祝川大总统永远健康了。不过嘛,鉴于今年夏天美国南部飓风,现在加州大火,再加上发生了枪击案,左右对立愈发严重,极左翼势力“反法西斯”(Antifa)和右翼民众的“伯克利战役”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了。内忧外困之时,没有什么是一纸罪己诏解决不了的,词都替你拟好了。
 
朕以不德,纂承大统。然自知德不配位,威不服众。公卿讽于国会,驴党议于巷尾。德薄不能远达,朝鲜核试;刑威不究奸宄,拉城枪响。飓风横行佛罗,山火发于加州。即位以来,所为狂悖,异象不绝,天下愁苦。自今戒纽约牛排三日,告于上帝,佑我大美利坚。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