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孙佳山|网络游戏:文艺的“旧观念”与时代的“大变革”

网络游戏:文艺的“旧观念”与时代的“大变革”

孙佳山

中国艺术研究院

导言

以网络游戏为基点,如何有效地释放行业活力,走出原创困境,尽快完成自身的转型升级,将我国传统的文化、当代的中国故事、中国情感、中国经验,通过新兴媒介形态下的网络文艺予以全面、有效地表达和传播,将商业上的成功真正转化为文化软实力意义上的成功,进而构建出与当代中国的国际地位和角色相匹配的、并可持续发展的文艺生态,则是在我国已经将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行业来培育的时代背景下,检验全行业的一把历史标尺。

旧制度与大革命.jpg

2016年,我国网络游戏用户总量达到了5.34亿人,实际收入高达1655.7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我国的网络游戏行业规模已经占到了全球游戏行业规模的四分之一。在2016年苹果公司我国App Store日畅销榜单的前100名中,近85%都是我国本土游戏,除了个别日本经典动漫IP游戏和芬兰等北欧公司的几款经典策略游戏之外,外国网络游戏已经很难再进入我国游戏的畅销榜单。

1、我国网络游戏的“内”与“外”

我国的网络游戏产业不仅在2008年就实现了全球规模第一,2016年我国自主研发的网络游戏的海外实际收入更是多达72.3亿美元。我国网络游戏不仅在东南亚占据了压倒性的绝对优势,更是进军到了中东、东欧、拉美等国内主流媒体较少关注的地区,而且在韩国、日本和西欧、北美等老牌网络游戏强国也捷报频传。在全球1000款最受欢迎的手游中,有84款来自我国的游戏公司。腾讯、网易等企业在网络游戏业务上的收入已在全球范围名列前茅。腾讯2016年的网络游戏收入已多达102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一,占据了全球网络游戏市场份额的近10%。在可预见的未来,我国将继续占据全球最大规模游戏行业的交椅,到2019年将达到2000亿元人民币的预计规模。

面对当前我国网络游戏行业的巨大体量和在全球文化产业格局中的重要位置,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重新认识、评估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依托于新兴媒介的网络文艺,以及我国文化产业的整体状况、格局和困境的历史节点。

2.从网络游戏到网络文艺的原创之惑

在90后、00后日益成为我国文化娱乐消费主体的今天,其文化娱乐消费的需求、趣味也正在影响着我国主流文化娱乐的生态格局。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出现在新兴媒介的网络文艺,逐渐成为主流的文艺生态,并左右着包括文学、影视在内的传统文艺生态,已经是不可逆的未来发展趋势,同时也在深刻地考验着我国文化娱乐工业现有水平的方方面面。

我国网络游戏之所以风靡海内外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因为充分学习和汲取了日本等国家的网络游戏可以改编不同媒介形态下的不同文本的优点和长处,能比肩美、日顶尖网络游戏的持续运营能力,也充分说明在把握90后、00后国内外青少年的文化娱乐消费的需求、趣味等方面,我国网络游戏已经开始走在世界的前列。

王者荣耀.jpg

然而,包括《王者荣耀》《阴阳师》在内的、近年来在国内外都取得巨大成功的我国网络游戏,其实在游戏模式和观念上都还深受日本、韩国游戏文化的影响。特别是日本网络游戏由于和本国的动漫、御宅族、二次元文化结合紧密,始终独具能够包纳不同媒介形态下的各类不同文本的媒介混合的鲜明特色,在世界范围都有着广泛的影响。2016年红遍全球的日本增强现实网络游戏《Pokémon Go》就改编于日本动画《宠物小精灵》,其丰富的IP层次和完整的产业链条,至今仍远远领先于我国的网络游戏行业。

所以,尽管我国网络游戏在过去十几年里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在我国现有文化产业格局中也可能是最先有机会跳脱出山寨、模仿阶段的领域,但其也仍然面临着结构单一、原创匮乏的发展困境。以《王者荣耀》《阴阳师》为代表的我国网络游戏,就是因为缺乏完整的世界观等这种对于原创而言最根本的核心要素,因此就很难像《魔兽世界》《文明》《Pokémon Go》这些精品网络游戏那样具有良好的文本衍生能力,这就造成了我国网络游戏行业在海内外的商业上的成功不能有效地转化为文化软实力意义上的成功,这也是我国传统文化为何在当代始终不能得到有效表达和传播,当代中国故事、中国经验尚没有被活灵活现地讲述和呈现的根本原因,而这何尝不是我国文化产业在当代所面临的深刻困局的缩影!

3.从网络游戏到网络文艺的文化意义

在当今世界,无论社会性质、民族文化、文明程度有着怎样的差异,几乎每一个现代国家都置身于通过发展文化产业和“走出去”来提升文化软实力的发展模式之中。如何将自身的优秀传统文化以网络文艺的方式进行有效讲述,并纳入到自身的文化产业格局之中,讲述深植于普通中国人日常生活经验的中国故事,呈现经济高速增长、社会剧烈转型进程中的中国经验,正面传播我国的大国国家形象,对于这个历史周期的包括网络文艺在内的我国整体性的文化艺术领域而言,都是一项严峻的时代拷问。

阴阳师.jpg

在这个意义上,无论是电影这些传统媒介的文艺形式,还是网络游戏这些新兴媒介的文艺形式,都毫无疑问的深置其中,概莫能外。包括网络文艺在内的任何文艺形态在讲述和呈现传统文化,处理和表达当代情感、经验,提升文化软实力的同时,都不能完全脱离文化产业意义上的商业成功。因此,无论是电影这种传统媒介上的文艺形态,还是网络游戏这种新型媒介上的文艺形态,能否勾勒出一个时代的精神面孔和情感图谱,有效地回应各个历史周期的文化主题,才是我们判断传统文化的当代呈现成败的关键。

随着90后、00后逐渐登上历史舞台,我国社会在新世纪以来的后现代转型之后,又进入到了一个可能是现有任何理论或教科书都无法充分预测和有效感知的新的历史阶段。传统文化中的古典世界及其价值观,在经由现代的、后现代的技术手段和意识形态,包括后工业消费主义价值观所重塑和重写之后,正面临着一个全新的文化周期;而且,这一新的历史周期,同时也在不断生成新的情感结构、新的审美范式、新的文化娱乐形态。

4.网络文艺:“新”媒体中的“旧”结构

尽管这种翻天覆地的时代变革正在以新旧媒介迭代为表征愈演愈烈,但我们要对基于新媒体之上的网络文艺现象保持足够的冷静。因为,在我国现有的近8亿网民中,有近80%年龄未超过40岁,有近90%未受过本科及以上高等教育,农村网民开始接近1/3,这种状况和局面显然史无前例。这一波以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新媒体浪潮,的的确确将媒介杠杆作用发挥到了人类迄今为止全部媒介经验的极致,但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上述结构性变化才是这种大时代变局的真正根源。在这一历史进程中,一方面,新媒体确实有可能为全社会的发展进步发挥积极推动作用;另一方面,新媒体的媒介杠杆放大效应也很有可能被利用、被操纵,起到相反的阻碍作用。在这个意义上,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网络文艺的问题、意义和困境,其影响和辐射范围,就绝不仅仅在网络文艺的自身范围内,其将注定波及文化、经济、政治等更多领域,这对于我国的互联网治理乃至国家治理,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我们必须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来面对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网络文艺,在高速发展过程中所连带的一系列问题,也一定还将有更多过去不在主流媒体视野内的文化现象源源不断地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当前依托于网络游戏的网络游戏文化,以及建立在其基础之上的网络文艺文化正在日益主流化,甚至在深刻地影响着影视等传统媒介下的文艺形态的基础认知、观念。因此,以网络游戏为基点,如何有效地释放行业活力,走出原创困境,尽快完成自身的转型升级,将我国传统的文化、当代的中国故事、中国情感、中国经验,通过新兴媒介形态下的网络文艺予以全面、有效地表达和传播,将商业上的成功真正转化为文化软实力意义上的成功,进而构建出与当代中国的国际地位和角色相匹配的、并可持续发展的文艺生态,则是在我国已经将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行业来培育的时代背景下,检验全行业的一把历史标尺。

 

本文原载于《红旗文稿》2017年第18期,感谢孙佳山老师赐稿。

 

活动通知

 

第78届青年文艺论坛.jpg

 

青年文艺论坛第七十八期

国外网络游戏研究、评论的现状与影响

主持人:孙佳山(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

主讲人:孙    静(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林    品(首都师范大学)

时   间:2018年1月11日(星期四)14:30——18:00

地   点: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楼第五会议室

主   办: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

      网络游戏,作为新兴媒介的文化娱乐形态,自世纪之交以来,在全世界范围方兴未艾,经过十几年的蓬勃发展,已经成为全球不同国家、肤色、民族的青少年群体的最主要文化娱乐方式,其覆盖范围之广、之宽、之深,在整个人类社会迄今为止的既往文化经验中,也都屈指可数。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所带来的史无前例的媒介迭代效应,网络游戏的普及率和渗透率更是被进一步放大,不仅在市场规模上已经成长为整个文化产业的支柱性行业,并开始影响文化产业的宏观发展方向;其运行范围也开始从单纯的文化娱乐,向体育、文化、经济、军事等社会主流领域持续拓展,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在主流社会中还将占据一个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无疑,对于世界上任何国家而言,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网络文化治理,都已经构成我们时代的无法回避的历史性挑战。

      因此,本期论坛旨在以国外有关网络游戏文化和网络游戏的研究现状为切入点,力图为我国的网络游戏研究和评论提供有价值的借鉴和参考,进而为我国网络文艺智库建设做出初步的探索和尝试。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