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综述编译 > 编译与综述

凯斯·桑斯坦 | 特朗普与俄罗斯都在使用马克思战略攻击美国

 

特朗普与俄罗斯都在使用马克思战略攻击美国
 
作者:凯斯·桑斯坦
编译:静子
 
导言
 
昨天经略推送了美国新保守派代表人物Robert Kagan对特朗普的攻击,今天接着推送一位根正苗红的民主党理论家对于特朗普的批评。作者Cass Sunstein是美国行政法领域的重要人物,是美国研究政府规制的杰出法学家。他在学界扬名立万之后,在奥巴马任内担任了白宫信息与监察事务办公室主任,而他的夫人Samantha Power也不寻常,在2008年之前就担任过奥巴马的资深顾问,在2008年竞选时曾攻击希拉里是“恶魔”(monster),2009年加入奥巴马政府的国安委,服务至2013年,进而在2013-2017年期间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夫妻俩都是奥巴马班子里的重要人物,对于特朗普的态度,可想而知。但桑斯坦当下的这篇评论在一定程度上创新了攻击特朗普的方式——不仅暗示特朗普及其军师“里通外国”,与俄罗斯从不同的角度里搞乱美国,而且他们搞乱美国的方式,都得益于马克思主义的启发,不是促进美国的团结,而是分裂美国。桑斯坦甚至把美国左翼候选人桑德斯都打包放在一起进行批评。
 
这种攻击从学术上说,可谓胡子眉毛一把抓,有失桑斯坦的学术水准。在敌国内部制造矛盾这种事情,《孙子兵法》里就有了,根本无需求诸马克思,更何况桑斯坦指责俄国人与特朗普利用和挑起的矛盾,只有一部分是阶级矛盾。不过,要证明班农读列宁却不难,班农就曾经在一个访谈里公开宣布他是一个列宁主义者,但是在这样一种意义上的列宁主义者——试图打碎旧的建制,建立新的建制。班农认为美国已经变成了裙带资本主义,但他当然不是社会主义者,他试图重建一种更有活力的资本主义。特朗普与班农认为自己在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但桑斯坦却认为他们在搞破坏,这生动地演示了什么叫做党派斗争——每个党派都宣称自己在搞建设,别人在搞破坏。
 
凯斯·桑斯坦.jpg
Cass Sunstein
 
莫斯科通过干预美国大选来煽动美国社会关系紧张。听起来是不是有些熟悉?
 
卡尔·马克思及其笃信者辩称,革命应通过“加剧社会矛盾”来扰乱资本主义社会。俄罗斯便动用了马克思思想来扰乱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俄罗斯作为前苏联解体后最强大的一个国家,其领导人受马克思传统理论教诲,该国直接将该传统理论运用于其当前的努力中好不令人意外。
 
普京.jpg
 
对美国政治而言更加令人吃惊且极其重要的是特朗普总统也采用了同样的战略。
 
马克思认为,随着劳动者条件开始改善,他们将停止满足于现状,或将认为他们的异化是不可避免的。列宁利用了该思想,将其转化为一种革命理论。
 
列宁认为,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劳动者将看到,或被迫看到,普世自由的官方故事同现实相矛盾,他们实际无法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共产主义革命的责任便是“加剧”或“加速”上述矛盾。
 
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俄罗斯人所做的与上述内容十分类似。他们不仅制造了革命,还加深并加剧了社会分裂(帮助让特朗普胜选)。他们模仿美国人的论调,利用Facebook来刺激煽动各类政治群体:同性恋权利的支持者,非裔美国人活动分子,德克萨斯州分裂分子和反对移民者。(“美国正处于危险中,撇去自由式废话,我们比史上任何时刻更需要保护我们的国家。”)
 
他们的努力包括积极为持枪权利辩护。在一则广告中,一位年轻的女性问到:“我为什么要有枪?因为对于我的家人而言,把我从监狱中弄出来要比把我从坟墓里拽回来容易多了。”他们还尝试援引具有挑拨意味的特朗普广告来吸引基督徒:“我们将再度说圣诞快乐。”
 
简而言之,俄罗斯人试图在各方培养不平和失望。加剧社会分裂,形成对彼此的怀疑和愤怒,甚至暴怒。而他们这样做的目标则是最终削弱美国,让美国社会难以治理。列宁将以如今的俄罗斯人为傲。
 
普京&特朗普.jpg
 
即便希拉里赢得了大选,俄罗斯的战略也将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正如一位参与了此类行动的俄罗斯人在近期所说的,“我们的目标不是让美国人对俄罗斯友好”,而是“引发动乱和不满。”
 
我们再来观察下白宫。每届总统在处理敏感困难时期总有自己的战略。富兰克林、肯尼迪和里根都利用了他们的人格魅力,优雅和幽默让其对手缴械投降。尼克松和克林顿着手解决核心问题。布什和奥巴马试图提振经济,做重要具体的事情。
 
相比之下,特朗普则在加剧社会矛盾。他试图挑起动乱和不满,直觉地认为它们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制造了魔鬼和替罪羊。这也是史蒂芬·班农的策略,正是这种策略让二人走到了一起。
 
那或许是聪明的政治。但更重要的是,那似乎是特朗普的本能,当他走投无路或陷入麻烦时将采取的手段。在某些事例中,他的声明看起来同俄罗斯的Facebook广告一样令人不快。
 
最明显的事例是他在竞选总统前一直努力让美国人相信奥巴马不是在美国出生的。作为政客和总统,看下他近期的言论吧:他声称奥巴马未能给牺牲的士兵家人打电话;他关心职业橄榄球员在奏国歌时是否站立,并威胁撤销对全球橄榄球联盟的税务豁免政策;他感情用事地攻击共和党建制派;他暗示如果广播公司坚持提供“假新闻”,应吊销他们的执业执照;他辩称民主党人不相信且欲废除第二修正案;他再度强调说“圣诞快乐”的重要性;他持续关注希拉里及其所谓的罪行。
 
特朗普.jpg
 
特朗普的特色战略加剧了社会分裂,尽可能明显地分裂美国民众。这种方式相对于右翼思想,更偏于左翼思想(事实上来自于马克思思想)。
 
在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长期以来便使用了这种策略。他辩称,善良体面的普通大众的利益是强烈反对那些强大的、可能邪恶的角色(如“银行家”)。正如桑德斯的影响力日益扩大,民主党也在向左翼思想靠拢,提出的提案有时不再基于仔细的政策分析,而是根据摩尼教对美国社会的观点(桑斯坦在此指摩尼教中光明王国与黑暗王国的对立——编者注)。
 
正如俄罗斯人所了解的,加剧矛盾对美国大众而言是危险的。更好的思想是:合众为一。
 
 
本专栏内容并不代表编辑部、彭博社LP及其所有者观点。
 
凯斯·R·森斯坦:彭博社观点区专栏作家。《共和国:社交媒体时期的分裂民主》作者,《助推:我们如何做出最佳选择》合作者。
 
RussiaIs Using Marxist Strategies, and So Is Trump
https://www.bloomberg.com/view/articles/2017-10-19/russia-is-using-marxist-strategies-and-so-is-trump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